蚊子多了不怕

本命喻队,攻粉,cp观杂乱,天雷all黄,请慎fo^^
请投喂我更多喻黄谢谢> <
热衷卖安利,想看请归档找“推文”或“repo”tag

【金光布袋戏】九龙变repo--不合格的中原领导预备役

最近在补《金光布袋戏》,因为看了《九龙变》前几集洗白西剑流的方式,感觉非常不舒服,写点随笔吐槽一下。


首先《决战》和《黑白》时期西剑流的定位,是个想以杀戮手段侵略中原的组织,这个侵略中原的策略并非是由炎魔幻十郎制定,而是西剑流的部众们出于侵略中原的目的而复活了炎魔幻十郎,即使以俏哥“只诛首恶”的思想,首恶也不只是炎魔和祭司,战败之后不但没有割地赔款甚至近乎全身而退,让人感叹侵略中原的代价实在太低。如果不是西剑流这个组织十分有良心,对侵略者作出如此“以德报怨”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吸引其再来侵略中原嘛……


其实剧里中原群侠们指责俏哥不应该私放西剑流众人所说的话,在我看来实在是非常有道理,但因为编剧刻意将这些人塑造成无脑且易被煽动的“中原群傻”形象,让观众很容易觉得他们的诉求是在无理取闹。但难道只有“完美受害者”才能主张伸张正义么?拥有这种想法的观众。显然是陷入了一种“谴责受害者”的误区。


然后俏哥之所以选择“私放”而不是光明正大地把人放走,并且为了拖延时间而向群侠做出了“三天之后给大家一个满意答复”的空头承诺,大抵内心也是明白,对于大多数中原人来说,国仇家恨是无法放下的。但因为其自身的观念是“以暴制暴不好”、所以便认定了“既然我能放下仇恨那么你们也应该放下仇恨”,可见俏哥虽然内心并不想掌握权利,但还是用自己的思想代替中原群侠做了选择,实在是显得有些矛盾。


所以我觉得默教授之后对俏哥说得一句话很有道理:“史艳文太仁,而你太过伪善”。这个阶段的俏哥,确实是有些“伪善”(虽然其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也绝非故意)。


顺说将祭司和柳生在中原扣留十年的方式,让我怀疑编剧是在模仿《笑傲江湖》里方证大师试图在少室山囚禁任盈盈十年这个梗。但为何方证大师的处理方式看起来就比俏哥容易接受很多呢?


首先《笑傲江湖》中魔教与正道的恩怨还是集中在武林范畴,而非国家民族侵略的层面;其次方证大师是真心实意想用十年时间教化任盈盈改过向善,而留在中原的西剑流余党则是完全没有受到任何自由限制。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俏哥能够立刻接受先前的敌人变成了自己的战友,如果这个想法是出自忆无心,我尚且会觉得“这个姑娘善良得有点过头,但这样也不坏”,但对于一个中原领导人来说,这样的“善良”实在是很不负责任;最后方证大师和他所代表的少林派确实是能够担起“教化魔教妖女”的责任,而此时的俏哥虽然也能说出“私放西剑流责任由我一人承担”,但实际上却还是需要宫本师尊来替他承担责任。


所以说这个阶段的俏哥,作为中原领导人的预备役还很不合格,希望在经由教授“铸心”之后能够有所成长,我也很期待在后续剧集中看到他的成长。


评论(2)
热度(1)

© 蚊子多了不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