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多了不怕

本命喻队,攻粉,cp观杂乱,天雷all黄,请慎fo^^
请投喂我更多喻黄谢谢> <
热衷卖安利,想看请归档找“推文”或“repo”tag

【喻黄】What a Wonderful World

*一个奇怪的脑洞,故事原型是我和某位高中同桌

*校园paro,应该还是傻白甜吧

*题目跟文章没什么关系,是我实在想不出名字了,就用了正在听的一首歌的歌名(×……

*想吃UFO飞碟炒面了(_(:зゝ∠)_……

————————

 

“同学们,新的一个月到了,现在我们来换一下座位……”

 

黄少天是荣耀高中高一三班的一名同学,他们班有一个传统——为了防止长期固定座位使班里形成小集体,所以每两个月都要对座位进行一次大改换。

不过这个传统对于黄少天同学从来没有影响——作为一个活泼开朗、乐于助人、长相阳光帅气,除了话唠之外基本挑不出什么缺点的同学,他的人缘极好,和每个人都能轻易打成一片,对于自己的座位被调换到哪里这种事情自然是无所谓的。

啊,不对,在这“每个人”里面,有且仅有一个例外。而正是这个例外,让一向对着谁都能滔滔不绝地黄少天今天一见到他的新同桌,就“啪”地一声把书包往座位上一甩,头也不回地出了教室。

而据数学课代表张新杰的观察,那天黄少天说话的数量起码比平常少了四分之三,并且这其中甚至没有一句话是对他那位新任同桌说的。

 

“我说黄少啊,人家喻文州可刚转来咱们班没多久,他做什么惹到你了,你怎么看他那么不顺眼啊?”放学之后,黄少天的死党郑轩一边吃着炸鸡排,一边含含糊糊地问道。

“他能惹到我什么啊!我就是看他对谁都笑得一副皮里阳秋阴阳怪气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真是讨厌死了,一看就是喜欢找老师打小报告的人……”

“你是看到他打小报告了去还是……”郑轩一面在心里默默吐槽着黄少天的成语运用水平,一面默念着四字真经压力山大。

“看是没看到,可是……”

“黄少啊,这么无端猜疑人可不是你的风格,”郑轩吃完最后一口鸡排,突然福至心灵,难得地抢了黄少天的话茬儿,“该不会是你看人家长得帅脾气好还不话唠,怕他抢了你在妹子们心目中的男神地位,所以嫉妒了吧?”

“嫉妒你妹你妹你妹你妹!”黄少天大爆手速从郑轩手中抢过那根油渍麻花的竹签往郑轩的校服外套上抹去,被郑轩机敏地躲开,然后赶紧再下一波文字泡的攻击来袭之前跑掉了。

“靠,连阿轩都为那小子说话,真是个讨厌的家伙!”黄少天愤愤地把竹签折断,猛喝了一大口奶茶,结果不小心被里面的珍珠呛得直咳嗽,“咳咳咳,真是一想到那家伙就要倒霉,要是他能消失就好了!”

 

第二天黄少天来到学校,发现自己旁边的座位竟然还是空的。那个人不是平时都会早到的吗?他有些奇怪地想,然后假装没注意到的样子开始补第一节课要交的作业。

结果直到上午的课结束,喻文州的座位还是空着的,这下黄少天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趁着午休的时候凑到班长面前问道:“王大眼,你知道喻文州今天为什么没来吗?是生病了受伤了睡过头了还是被外星人绑架了……”

“王大眼”大名叫王杰希,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眼睛一大一小,虽然看起来有点凶但其实脾气很好,以至于全班同学几乎都以外号称呼他,真名反而没有什么人叫了。

只见他转过头来,两只眼睛罕见地眯成了一样大,看起来颇有几分严肃。“不知道,老师打他的手机没有人接,他的家长说他一大早就出门去学校了可是一直没有到,现在谁也找不到他,他的妈妈应该已经报警了。”

黄少天被这个回答吓了一跳,心里突然有点乱糟糟的,本来是打算去食堂的,不知怎地浑浑噩噩地又走回了教室。

 

他在自己的座位上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他的后座张佳乐拿着一盒UFO飞碟炒面回来,看到他的样子感觉十分奇怪,随口调侃道:“黄少你今天怎么了?你同桌是人没来,你是魂儿没来吧!”

这句调侃总算把黄少天从发呆的状态中解除了出来,活力十足地冲徐景熙比了个中指,“瞎说什么呢你!诅咒你吃炒面没酱包啊!!”

张佳乐没理会这一“恶毒”的诅咒,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揭炒面的盒盖,结果揭开了往里一看,不禁大叫道:“黄少你丫行啊!居然真没调料包!”然后郁闷地拿着揭了盖儿的炒面准备去小卖部再换一盒。

“哈哈哈哈哈,张二乐你就是个幸运E怪我干什么?要不我再诅咒你换十盒都没有酱包……”黄少天幸灾乐祸地大笑,可“诅咒”的话说到一半却不知因为想到什么戛然而止,连张佳乐又回过头来冲他比了个中指都没看见。

而当下午“张佳乐中午在小卖部连拆了十包炒面都没有酱包”的事情传遍了全班,黄少天不但一反常态地没有加入到那群落井下石的损友大军里去调侃一番,而且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的脸色惨白,活像见了鬼一样。

 

之后的几天,黄少天假装不经意地说出“阿轩你出门会摔跟头”、“宋晓你自行车别被扎了啊”、“李远小心你今天买的肉丝炒饼食堂师傅忘记放肉了”……然后在小伙伴们恨不得剐了他的愤怒眼神中,无奈地发现了一件一点都不科学的事情——他似乎具备了某种言灵属性。

而自从那天之后,喻文州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谁也找不到他的踪影。有一次黄少天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看到了喻文州的妈妈,那个在家长会上见过的那个从容优雅而且十分显年轻的女士,不到十天过去,看起来就像是老了十岁,在看到黄少天时还像是触景生情似的,红着眼眶轻轻地摸了下他的头发。

一想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自己一句随口说的“喻文州要是消失就好了”,黄少天就觉得愧疚得无以复加。他无数次地尝试说“喻文州你赶快回来吧”,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只能使那些“诅咒”性质的话生效。

 

在被内心的负疚和不安反复折磨了十几天之后,黄少天终于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决定去警察局“自首”。然后在警察叔叔明显不相信和“你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的委婉建议下,冷静地用几句话的力量让所有对此表示怀疑的人一整个下午都在平地摔跤,最终警察们对这种情况也不知如何处理是好,只得联系了黄少天的家长将其带回。

 

其实黄少天心里明白,这件事如果他自己不去想也不对别人说,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毕竟那只是个无心之失,谁也想不到的。可他就是过不了自己心理那关,他想自己其实没有那么讨厌喻文州,又或许那根本就不是讨厌,可能是如郑轩所说的嫉妒,也可能是他目前还没想明白的别的情绪,只是他大概已经没有机会想明白了。

 

……

 

“黄少天,黄少天,快醒一醒,马上要上课了!”

喻文州今天早上有点倒霉,去学校的路走了一半才发现自己的作业忘记装了,只得折返回去取,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要上课了。看到在自己旁边座位上趴在摊开的作业本上睡得正香的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尽一个好同桌的义务,把他喊起来。

他的新同桌不大喜欢他,这一点喻文州虽然没搞明白原因,但还是能感受得到的。对此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又有点郁闷,毕竟他还是挺喜欢黄少天的。那么一个远远地看着就感觉欢快有活力的人,谁能不喜欢呢?

结果黄少天一醒过来,居然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看了半晌,让他差点以为黄少天是想跟他打一架。虽说喻文州觉得自己练到跆拳道黑带的水平应该赢面蛮大的,可这个时间地点毕竟有点不太对……

 

没想到黄少天突然冲着他笑了起来,“喻文州,之前我对你是有点误会所以态度不太好,对不起啦!这两个月咱们就是同桌了,还请多多关照啊!对了学校门口新开了家冷饮店,放学之后我请你吃红豆冰赔礼怎么样?”

喻文州愣了好几秒,也回了个发自内心的微笑,虽然还有点纳闷为什么这个人的思维比他这个水瓶座的跳得还厉害,“不用你请了,一起去就好了,咱们互相关照啊!”

阳光温暖地照在黄少天栗色的头发和喻文州笑盈盈的眉眼上,显得两个人的身形熠熠发光。留下昨天打赌黄少天找喻文州约架结果是输是赢的郑轩和张佳乐隔着好几排面面相觑。

 

说话间,语文老师方世镜走进了教室,望着讲台下面叽叽喳喳的一片,笑着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然后拿教案磕了磕桌子,朗声道:“孩子们安静点,咱们上课了!”

 


End

————————

*话说当年我把那个梦讲给小伙伴们听,所有人都问“你是不是喜欢你同桌啊”…………昨天突然想起这个梗,感觉或许蛮适合喻黄的就写了。

*写完之后才发现十分ooc(……

*看完番外5片段之后觉得方世镜特别有语文老师的感觉……

 


评论(2)
热度(22)

© 蚊子多了不怕 | Powered by LOFTER